首页 >  警队建设 > 警营文化  高级
 
汕樟公路行车公司 潮汕汽车客货运第一家
——1934年,31.5公里的汕樟公路全线通车,打通汕头至澄海樟林的陆上客运路线
作者:朱奕毅    2017-10-31 16:14:50   来源:2017-10-30《汕头特区晚报》05版   浏览次数:676
 

 

 

 

 

 

 

 

 

 

 

 

 

 

在汕头市区,汕樟路是一条纵贯市区南北的主干道,往来交通繁忙。对于它的过往,人们津津乐道的是百年前下铺铁轨,铁道上手推轮滑车运货载人的汕樟轻便铁路,却鲜少有人知道,就在汕樟轻便铁路建成通车后数载,其即因技术落后,运载量有限而被新建成的汕樟公路所替代。1934年,31.5公里的汕樟公路全线通车,可谓正式打通了汕头至澄海樟林的陆上客运路线,潮汕第一家行车公司——汕樟公路行车公司也正式成立,潮汕县境汽车客货运输业自此正式兴起。

 

自去年我市提出打造“四园一亭”开埠文化旅游片区以来,彬园(图①)频频进入公众视野,随着对彬园建筑历史及背后人物故事的挖掘,与彬园原主人陈少文(图②)相关的人、事、物一一浮现,链接出一段过去的旧时光,犹如在岁月翩跹中打捞出的流光碎影,虽不甚完整,但仍能让人一窥汕头过去的点滴发展与人文风貌。在民国时期,陈少文作为彬园原主人,是当其时的汕头市商会主席、汕头市参议会参议长、闽粤赣边区少将参议。除了具多重公职之外,在抗战时期,他还担任东江粮食赈济委员会主席、汕头市慈善救济团体联合办事处和五善堂医院董事长,同时,他还是续筑汕樟公路的发起人、汕樟公路行车公司的总经理。其牵头修成通车的汕樟公路,取代了汕樟轻便铁路,铺设了汕头市区至澄海樟林30公里的陆上汽车客运路线;其经营的汕樟公路行车公司为潮汕第一家行车公司。无论是铺筑公路还是经营汽车客运,无疑都推动了潮汕县境汽车客货运输业繁荣的进程。

 

陈少文发起续筑汕樟公路

 

打通汕头至澄海樟林汽车客运路线

 

汕樟公路的前身即汕樟轻便铁路。早在1915年,大埔人杨俊如、萧亦秋成立汕樟轻便铁路公司,集资22.5万元建筑从汕头至樟林的轻便铁路。这条铁路下铺铁轨,车上装几节相连的藤椅或竹椅,用人力推动,可以载客或载货,每次坐三四人。因此,所谓轻便车,其实是铁道上的手推滑轮车。随着汕头发展繁荣,澄海到汕头经商者日益增多,轻便铁路已满足不了客流需求,因而19289月,汕樟公路开工,但只建到金砂附近约3公里路段便因时局动荡而停工。

 

据政协广东汕头文史委1988年出版的《汕头文史5》记载,1931年,时任汕头商会主席的澄海岭亭人陈少文与原澄海县长李鉴渊组织13名商绅成立汕樟筑路行车委员会筹备处,集资25万元续建汕樟公路,至19346月全线通车。它是官督民办,商民合股修筑的,由汕樟公路行车公司经营,陈少文任汕樟公路行车公司副经理。其时虽说是打通了汕头至樟林的汽车运输路线,但这30公里的距离,横隔外砂河、莲阳河、东里河3条韩江支流。汕樟公路只能分段建设,河边设站,车到站下车搭渡,过渡后换车再行。据称,汕头汽车站当时在中山路,汽车经华坞、金砂、东墩、浮陇、鸥汀、下埔桥、外砂河西站,便是终点。下车过渡之后,在河东站换车,经西门、北门至埔美新乡,再下车过渡,在莲阳换车,直至东里。在东里下车过渡,然后再上车至樟林。这样,所谓汕樟公路,其实是4段公路加上3次轮渡,全线27个上落站。从汕头至樟林,走完全程,不遇风雨,顺利过渡的话,至少也要3个多钟头。

 

1938年日军入侵华南,潮汕沦陷前夕,为阻碍日军推进,南京政府下令将潮汕铁路与汕樟轻便铁路全线拆毁。抗日战争胜利后,陈少文重新接管汕樟公路,恢复行车公司,改为独资经营,亲任董事长,直至1949年。

 

汕樟行车公司独家营运

 

票价明晰司机车辆定期检查

 

1930年,汕樟公路董事会决定成立行车公司,独家营运汽车客货运输。《汕头文史5》中记载,“公司初时以李鉴渊为经理,陈少文、蔡时帆副之”,最初仅购备三辆陈旧小汽车作载客运货之用。当时的汽车,是烧木炭作动力的,俗称“哕喱”(Lorry英文原指卡车,因暹罗一带历来称汽车为罗哩,老一辈潮汕人沿用),即在车后装上一个铁皮箱,作烧火的炉子,还有一把手摇的曲尺形把手,像手扶拖拉机一样。即便如此,汽车客运在当时可算是新鲜事物,据称,行车首日场面十分隆重,沿途乡民争相观车,万人空巷,甚至一两个月后犹有乡民扶老携幼,闲看“罗哩”。

 

随后,行车公司逐步发展,规模渐大,至1938年已拥有客车22辆,职工315名,且在票价制定、驾驶员管理、车辆检修等方面也相对规范。市档案馆至今留存有一份当年的“汕樟公路汽车乘客车资价目表”(图③),表格制定十分严谨详尽,清楚写明行车时间自早上6点开始,汕头站至东陇河南站共22个站点,车票最低10毫,最贵50分;另有九溪桥至樟林四个站点,车票最低15毫,最贵50分。除此之外,行车公司“汽车学习生”及车辆更定期接受政府审查。市档案馆存档的一份19326月市政府派员考验澄海公路汽车学习生是否合格的呈报公文即明确写道:“应考学习生共十六名,除七名不及格余再练习外计取得及格者陈哲名等九名理合列表签呈”(图④)。其后附注的“行驶汽车学习生姓名籍贯一览表”(图⑤)更详细记录了驾驶员姓名、籍贯、年龄及考验是否合格等信息。另一份“检验汕樟公路行车公司入市车辆表”(图⑥)更详细登记了车辆号数、出厂公司、机件号码及检验情形等内容,其中详细标注了车辆或“手掣损坏”或“快慢镖损坏”或“铁板破烂”。

 

行车公司日益发展至潮汕沦陷前夕,为阻日军进犯,汕樟公路全路挖毁,汕樟公路行车公司也宣布停业。抗战胜利后,陈少文再次牵头筹款填路恢复行车,并当选为董事长。1949年,陈少文举家移居香港,潮汕解放翌年,汕樟公路及行车公司由汕头军管会接管。

 

澄海埔尾站长庄士坚

 

一生与陈少文及汕樟行车公司结缘

 

彬园、汕樟公路以及汕樟公路行车公司随着远去的那段旧时光被尘封在记忆的深处,直至近来,随着汕头创文活动的深入,彬园重入大众视野,与陈少文相关的人、事、物频受关注,使得下蓬洋边乡纪双德一家人心中激起不小波澜。回忆如潮水汹涌而来,记忆的匣子随之打开。

 

63岁的纪双德从未见过陈少文,但在他印象中,他们家是与“陈少文”及“汕樟公路行车公司”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小我听父亲讲,民国时期汕头光复之后,我父亲庄士坚从韶关回汕头,经吴梦天(陈少文的女婿)介绍到汕樟汽车运输公司工作,先是查票、售票,任事务长,后来还升任澄海埔美车站站长。”纪双德回忆,父亲口中的汕樟公路,地面都是泥土,汽车行煤烧炭,一走起来漫天乌烟,一遇雨天地面泥泞,工人时常要到山上搬运沙砾铺路汽车才能行进。

 

纪双德至今不清楚父亲与吴梦天之间是朋友还是亲戚,“只知他们关系很好,听说吴梦天经常开车接送我父亲来往车站,还经常带他去彬园的寓所——孜园(陈少文特意为女婿吴梦天在彬园修建的住所),所以我父亲跟陈少文老先生也走得比较近。至今家里还能找到陈少文儿子、女儿的照片。”纪双德说:“1949年陈少文及吴梦天离开汕头去香港时曾叫我父亲一同前往,但我父亲记挂还有六七辆车需要管理,其时没有和他们一起离开。”经此一别,庄士坚再没有见过陈少文,但在陈少文管理下的汕樟公路行车公司任职的经历成为其最重要的人生经历,甚至影响其往后的一生历尽波折和坎坷。“父亲2000年去世,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再回忆起这段过去,但今年,彬园重新修缮,陈少文的生平被反复报道,我们记忆的开关像一下子被触碰,想起了很多过去。”纪双德说。


 

联系方法 | 交通指引 | 网站背景 | 版权声明 | 网址域名 浏览建议 | 隐私保护 | 法律责任 | 网站致谢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汕头市公安局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37997号
   
平安汕头开通公众微信平台啦!发布警务动态,便民利民措施及办事指南,欢迎关注哦!!